首页 - 我们的头条 - 聂小倩,diesel,胳膊疼是怎么回事

聂小倩,diesel,胳膊疼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19-03-11  分类:我们的头条  作者:admin  浏览:300

导语:《生死二十八天——四十一军对越作战高平战役纪实》,是原四十一军纪委书记宋子佩以五年的时间整理聂小倩,diesel,胳膊疼是怎么回事出来的倾心之作,可以说这一文章是他以生命对南疆作战的反思和吶喊。在对英雄的吟唱中,又伴随着几分凄凉和悲壮,读来令人揪心落泪。

随着作者充满激情的笔尖龙走纸端,高平攻坚战的悲壮画面全景式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战役过程跌宕起伏,让我们时而悲愤,时而悲伤,时而热血贲涨,时而泪洒衣裳。

本来是想牛刀杀鸡,速战速决,但却打得如此惨烈;本想3至5天结束战斗,结果打了28天。四十一军的将士们打得英勇,尽心尽力了,不愧是四野主力部队之一。

但是,这一仗赢得也太艰难,只能说是惨胜。何以至此,我想每一位读者在读完此文后,都会陷入深深的思考。

而思考乃胜利之母,失败未必是胜利之母,胜利也未必是自信的资本,只有认真总结胜利的经验和汲取失败的教训,经过充分思考,才能在前人的肩膀上更上一层,才更有把握打赢下一场战争。

我们不必去苛求前人,问问自己吧!如果我们身临其境,我们能否像英雄那样英勇?我们能否不犯前人所犯过的错误?这可能才是宋子佩同志以五年的时间凝炼出二十八天生死搏杀所要期盼的回答。

——罗援


佯攻茶灵

茶灵是越南边境的一个县城。

县城北边3公里处是海拔800多米的八姑岭,东西走向约1公里, 东为石山、西为土山, 与八达岭相连, 总长约2公里。山上杂草灌木丛生, 便于敌军设伏阻碍我军行动。从我国龙邦经茶灵至高平, 有一条公路, 曾是当年我国援越抗美的主要运输干线之一。八姑岭、954、831高地三座大山, 构成了茶灵以北的天然屏障。

越军三四六师把此地作为主要防御方向, 由该师前指率2个步兵团、2个炮兵营及茶灵县独立营等11个营的兵力, 坚守茶灵, 阻击我军向高平进攻。其中号称"决战决胜团"的六七七团, 扼守八达岭、八姑岭诸多要点, 控制公路, 凭险坚守。

八姑岭之敌构筑了以"A"型工事、掩蔽部为骨干, 由2至3道堑壕和交通壕相连接的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体系。阵地前沿布设了地雷、竹签、板钉、铁丝网等障碍物。敌人在101高地至八达岭西侧公路桥不到2公里的地段, 埋设了400多个防坦克地雷。火力配系以82小牛钱庄、60迫击炮和82无后座力炮、高射机枪、重机枪为主, 构成了高低、远近、明暗火力点相辅,侧射、倒打的交叉火力网。

越军认定茶灵是我军进攻的主要方向。

123师368团由123师副师长林学成、副政委刘华清指挥, 加强师属炮兵4个营, 摆出主力进攻的架势, 采取各种手段迷惑敌人。以积极的进攻战斗, 歼敌一部, 给敌人重大威胁, 牵制茶灵地区敌之主力, 掩护军主力在念井方向行动。

林副师长、刘副政委与368团领导经多次观察地形、研究敌情认为敌人前沿阵地诸多哨所和检查站, 必须在总攻前以夜摸、奇袭的方式拔除, 然后掩护主力隐蔽占领出发阵地。主攻方向选在敌侧后, 缩短接敌距离, 直逼敌营、连指挥所, 切断敌营、连之间的联系,分割包围,予以歼灭。

17日0时,368团组织3个连队夜袭敌人哨所。

1时25分, 一连占领敌92号界碑哨所。七连于2时20分占领越南边防检查站, 6时30分占领101高地。九连三排于1时45分夺取21号高地。 毙敌9人。九连一排进至96号界碑, 排长指挥一班从哨所东侧, 二班从哨所东南侧, 三班从正面夜摸接敌。在离哨所约100米时, 1名新战士摔倒发出响声被godagoda敌人发现, 随即遭敌火力猛烈射击。一排长立即发出强攻信号, 3个班分进合击, 摧毁敌2个火力点。但主峰敌火力点还在猛烈射击, 二班火箭筒手龙旭堂勇敢地迂回到地堡南侧, 把火箭筒插入到地堡里顾宁冷少霆发射, 当即炸死地堡内敌人。九连三排于4时占领哨所, 毙敌12人。4时30分, 敌前沿阵地92号界碑哨所、21号高地、96号界碑南侧4个哨所和边防检查站均被我军占领, 为团主力进攻八达岭、八姑岭创造了条件。

17日5时, 368团一营、二营、三营按预先确定的进攻方向, 顺利进入攻击出发地域。在炮兵向敌阵地实施火力打击延伸时发起冲锋。

二营四连二排从303号高地东侧, 三排从北侧向该高地冲击。当进到高地山腰时, 遭303、13、14、302号高地守敌的火力压制, 攻击受阻。连长立即组织82无后座力炮、重机枪向303号高地射击, 60炮压制13号高地之敌。二排长叶道荣率领全排第二次向303号高地冲击, 又遭敌14号和303号高地暗火力点射击, 攻击再次受阻。二排长怒不可遏, 立即要轻机枪掩护, 亲自带领六班边打边冲, 不幸中弹牺牲, 第三次攻击受挫。四连七班机枪手刘勇, 看到部队在半山腰遭敌火力疯狂扫射, 几次冲击受挫,便迅速迂回到高地左侧, 在距敌堑壕10米处的树丛中隐蔽, 发现掩蔽部里敌人的1挺重机枪正向四连射击, 他秦江灏立刻将敌机枪手击毙, 接着端起机枪猛烈扫射, 边打边向高地顶部冲击。敌人见刘勇来势勇猛, 便四处逃窜刘勇毙敌5人, 孤身一人占领高地顶部。他把自己的机枪和从敌人尸体旁捡来的2挺机枪、1支冲锋枪、1支全自动步枪, 谷素全分别摆在高地5个方向鬼子扛枪, 抗击敌人。不一会儿, 敌人约1个排的兵力, 从右边山腰堑壕、地堡里冲出来, 企图夺回高地。当敌人进至高地顶部时,他突然开火, 打一阵换一个地方, 打得敌人狼狈逃窜。有2名敌从左边堑壕奥格尔门业企图偷偷爬上来, 刚一露头就被刘勇击毙。又有3名敌人从左侧山腰堑壕摸上来, 他又一个长点射, 打得敌人回头就跑这一天, 他共打退敌4次反扑, 守住了阵地。

三排长看到刘勇一个人攻占高地顶峰后,山腰的敌人不断向他反扑, 便带三排攻击山腰堑壕、暗堡,但遭敌暗堡火力猛烈阻击。他一边组织火力掩护, 一边指挥爆破, 但因敌人火力密集, 未能奏效。

四连长叶祖权见此情景, 指挥预备队一排加入战斗, 一排长张庚生带领全排猛打猛冲, 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敌人一个火力点。但又遭14号高地敌火力点侧射, 一排长中弹牺牲。一班长接替排长指挥, 继续攻击。7时40分成功夺取303号高地, 毙敌22名, 与刘勇会合。这时敌人从13号高地向四连连续3次反冲击, 均被击退。 四连长看到13号高地敌人仍在顽抗, 连续组织了5次冲击, 都因受到14号、13号、303号高地山腰翼侧三面火力阻击未能奏效, 部队伤神霄泥男亡过半, 四连长牺牲。

二营六连7时5分占领14号高地东侧冲击出发阵地, 一排长刘传民指挥全排勇猛冲击, 当进至敌堑壕50米处, 一班长周景升中弹牺牲, 全排被敌火力压制, 3次冲击受挫。二排、三排看到一排冲击受挫, 立即发起冲击, 也遭敌压制。之后,六连长欧刘小能阳小熊又连续组织4次攻击, 均未奏效, 部队伤亡过半, 只好停止攻击与敌对峙。

二营五连在炮火掩护下, 运用火力、爆破、突击相结合的战术 于8时夺取15号高地。随即向815高地发起攻击, 经30分钟激战夺占815高地, 这时敌人从41号高地突然过来30多人反扑, 被我五连击退。这次战斗五连歼敌25人,切断了茶灵至重庆的公路。

二营七连占领301号高地后, 即向12号高地发起攻击, 但遭到附近3个高地的火力阻击, 进攻受挫, 被迫退回到301高地, 又遭到103高地敌3个暗火力点倒打射击, 当场牺牲6人。副指导员陈华圣即指挥工兵班实施爆破。工兵班战士唐立忠主动请缨, 向班长要求由他去炸暗堡。唐立抱起炸药包以跃、滚、匍匐前进的动作向敌冲去, 在接近堑壕时, 敌机枪向他猛烈射击, 他迅速隐蔽在炮弹坑里, 连续向敌暗堡投了3枚手榴弹, 趁着烟雾冲向地堡。隐蔽在拐弯处的敌人发现后向他射击, 他迅速甩去一枚手榴弹将敌人消灭。接着他英勇机智地冲上去, 炸毁了敌暗堡。与此同时, 战士陈国华也炸掉了另一个暗堡。

第三个暗堡位置高, 火力强, 有4个射孔向七连射击, 部队遭受较大伤亡。唐立忠沉着观察暗堡位置, 选择前进道路。他正要向前运动时, 敌人又投来1枚手榴弹, 落在他身边一米处。他迅速滚到一棵树桩后面, 才幸免遇难。接着他又从敌人尸体上捡来手榴弹, 抱起炸药包快速向第三个堡冲去。当他把炸药包放在敌暗堡旁拉火时, 导火索受潮没有爆炸。他又迅即跑下来拿着一条直列装炸药冲上暗堡, 仍未爆炸。这时战士潘正华正抱着一包炸药冲向暗堡, 唐立忠上前抢过炸药, 说:" 我来, 你掩护!" 冲到至敌暗堡前, 由于用力过猛, 拉火柄断了, 他急中生智, 用牙齿咬住小铁丝拉火, "噗"的一声, 火药喷到左眼, 但他全然不顾, 将炸药包放在敌暗堡上, 将暗堡炸开一个缺口,宾艾 但暗堡内机枪仍在射击。他又急又恨。这时战士刘祖告抱着炸药包冲了上来, 唐立忠又过去抢过来, 把导火索切得只剩五六厘长, 抱着炸药包又冲上敌暗堡顶部, 用力把炸药包塞进缺口, 摧毁了敌人暗堡。七连立即发起冲击, 占领了高地。此时, 七连已伤亡过半,无力继续进攻, 立即巩固阵地, 清点人员装备, 重新分工, 抢修工事, 组织防御。

三营八连在炮火准备打击敌人的同时, 进至11号高地两侧公路。三排长冯和率全排在11号高地西北侧迅速剪开敌铁丝网, 开辟了通道。当团炮火向纵深转移时, 二排配合三排向11号高地发起猛烈冲击, 在七连二排的配合下, 激战23分钟, 毙敌19名, 占领了该高地。

战斗至12时, 368团第一梯队连(四连、六连、七连)均伤亡过半, 无力继续进攻, 而越军又加强了翼侧防御。

为夺取越军核心阵地,完成当日攻占八达岭、八姑岭的任务,团决定: 第二梯队加人战斗。

正在这时, 敌向我龙邦关口、93号界碑路口、金鸡炮台实施炮击, 顿时出现大量烟团。

13时30分, 在金鸡山炮台的防化观察哨比基尼照片嗅到异味, 认为是毒气, 即向团指报告:" 敌向我龙邦关口附近地区, 可能实施了化学袭击, 现已派人侦察, 建议部队进行防护。三营也向团指报告:" 敌有1发炮弹打在我龙邦关口, 爆炸声低沉, 烟雾呈浓黄色, 与其他炮弹爆炸情况不同。"团指根据上述报告, 判断敌可能施放了毒剂, 立即通知部队戴面具防护。前往炮击区侦察的防化副班长, 回来第二次向团指报告:" 据侦察敌可能使用了沙林毒剂。" 团指急忙向师报告, 师报军、军报军区, 一直报到总参谋部。事后经查, 敌人并未施放化学毒剂, 虚惊一场(《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错报敌人施放沙林毒剂",团司令部)。

13时30分,368团第二梯队投入战斗。二连从正面向12号高地发起攻击。当进至敌第一道堑壕时, 遭敌302高地暗火力点阻击。副连长立即指挥一排、二排, 以小群多路、向心攻击的战术, 火力、运动、爆破、突击紧密结合, 于16时夺下12号高地。连长冯广仁调整部署后, 身先士卒, 冲锋在前, 亲率三排向302号高地进攻。当接近第一道堑壕时, 遭敌13号高地火力猛烈射击。

冯连长联系炮兵支援, 步谈机被打坏, 不能使用。冯连长让通信员发射红色信号弹1发, 报告12号高地已被占领但随即召来敌人炮火袭击。冯连长马上意识到, 红色信号弹可能是导致敌人指挥炮兵射击的信号,立即又要通信员向敌13号高地发射1发红色信号弹。敌人果然向13号高地炮击。冯连长趁机带领三排迅猛冲上302号高地, 尔后又从正面向13号高地攻击, 指导员廖绪带二排从右翼向13号高地政击, 于17时20分攻占13号高地, 共毙敌68人。

二营营长徐合山在二连发起攻击的同时, 指挥六连向14号高地攻击, 于16时50分占领该高地, 歼敌30人。

战斗中, 二连二班长蒲廷英机智勇敢, 舍身诱敌, 巧歼顽敌; 八班副班长岑荣琛在班长杨揭平负重伤的情况下, 主动接替指挥, 3次负重伤不下火线, 连续炸毁越军4个隐蔽部和2个火力点。

368团经一天战斗,伤亡215人。

各营、连在占领地区清则残敌,途修工事,调整部署,准备再战,向八姑岭核心阵地攻击。

17日15时,团指向军浙江日昌升集团官网指报告:"八姑岭主阵地还没有夺取,第一梯队四连、六连、七连伤亡过半。团二梯队二营已加入战斗, 我决心把八姑岭主峰阵地夺下来。"

15时30分, 军指回电话指示123师:" 根据八团的战斗进展情况, 部队连续作战大半天了, 打得很英勇, 很艰苦, 部队伤亡较大。但主阵地还没夺取, 天黑前如拿不下13号高地及其附近阵地, 敌夜间向我反击, 地形对我不利。为此,想要二营在黄昏后收缩一下阵地永春魁星岩, 你们师研究一下。"

123师领导研究后, 于16时电话报告军指:" 八团第一梯队最好不撒, 以免影响部队情绪。" 军指即问368团战斗的情况。123师师指未经了解, 即将中午12夫妻生活指南时的发展态势报告了军指首长, 中午12时前的情况是: 12、13、302号高地均未被我攻占。军指首长听后很不放心, 唯恐夜间被敌袭击。于是儿媳16时15分再次电话告知123师:" 经军首长研究确定, 还是收缩一下阵地为好。" 并明确指示撤至823高, 弄鬼一线有利地形。黄昏后撤出阵地时, 要组织小分队出击,迷惑敌人。

16时30分,123师给368团下达了撤出阵地的命令。

这时, 副师长林学诚、副政委刘华清及团长、政委正在指挥部队向敌核心阵地攻击, 突然接到撤出阵地的命令, 大家迷惑不解:" 部队正在激战, 敌人核心阵地马上就要攻克, 不能撤退。"

"现在不能下达撤退命令,待攻占八姑岭后再向上报告情况。" 团指没有马上向部队下达撤出战斗的命令。

17时20分, 八姑岭核心阵地主峰被我占领。

18时, 团向师报告:" 我已攻占八姑岭主阵地, 建议部队不要撤退。" 123师首长接到368团的报告后, 既不向军指报告这一新的情况, 又不考虑军指要368团收缩阵地撤退的意图, 就轻率地下令368团"按上级命令执行" (《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团八姑岭进攻战斗")。

简单执行命令的指挥员是打不了胜仗的。

"血战一天, 攻占了八姑岭主阵地, 为什么要撤退?" 团长郑志杰愤愤不解地说。

"上级担心我们夜间被敌袭击就撤退, 真是多此一举。"参谋长欧金谷不满地说。

"撤退容易, 还要不要再攻了? 如果再攻还要付出一倍的代价!" 团政委本自立痛惜地说。

"师基指1号首长已经知道我们攻克八姑岭主阵地, 还是下令撤退, 只有服从命令了。" 123师刘华清副政委解释说。

18时20分, 368团向所属部队下达了撤离既得阵地的命令。由于命令过于简单, 没有讲清为什么撤退, 部队又没有撤退的思想准备, 加之撤退的路线、序列、位置也未交待清楚, 使得部队根本不知道撤退到什么地方好。

二营教导员用步谈机通知各连"撤回原地"。原地是指哪里? 是国内, 还是进攻待机地域? 大家都不清楚。部队接到营指撤退命令后, 误认为敌情有了重大变化, 惊慌失措, 即向国内猛跑。 五连一面撤退, 一面派两名战士通知距连部较远的一排, 但未找到, 一排被丢在前沿阵地上,直到2月20日晚上才撤回, 1个排被丢下3天3夜。

五连长派去通知撤退的2名战士是通信员陈全钢和四班副班长陈聪, 两人受命到815蔡英挺最新去向高地找一排传达撤退命令。他们从60度的山坡上连滚带爬冲过敌火力封锁区, 进至15号高地西北侧凹部时, 被敌人发现, 7个敌人对他们前堵后追。两人利用夜暗, 躲进乱石缝中隐蔽, 逃过敌人的搜索。18日天亮后, 两人隐蔽前进至15号高地东侧, 看到815高地有人活动, 陈全钢即用小喇叭和哨子与其联系,并连喊几声 "一排长", 却无人回答。便很警惕地摸到815高地主峰, 结果发现全是敌人, 陈全钢要陈聪掩护, 他向工事里投弹炸死几个敌人, 然后迅速撤退。因雾大雨急, 能见度很差, 敌人未能追上他们。但是他们两人却失去了联系, 各自为战。陈全钢躲在个石洞里, 计划等待时机继续寻找一排。没想到却被敌人发现, 敌人嗷嗷叫着追扑过来, 他利用地形地物做掩护, 毙敌7人, 安全转移。直到第3天(20日)早上, 他才迂回找到一排, 和一排一起撤回国内。

撤退时, 368团一营令三连掩护全营撤退, 但三连走错了路, 未能起到掩护作用。由于撤离时的慌乱, 缴获敌人的武器装备和弹药全部丢掉, 工事也未予破坏。烈士的遗体也未及时运回, 在荒山野岭腐烂发臭, 有的只剩下骨架, 直到2月26日才运回国内(《四十军司令部战例选编》第67页)。

在残酷的战场上, 稍有不慎就会造成重大伤亡。123师师、团在撤离阵地问题上, 都犯了简单轻率的错误。368团撤出阵地后, 继续在国境线占领有利地形组织防御, 监视敌人。

2月19日, 三营九连向团指报告:" 发现910高地、6号高地附近及边境线上有五六百人在活动。"368团唯恐敌人从左右两翼迂回袭击部队, 未经查实就慌忙报告师指。师此中三昧指立即指示其 "严密监视迅速查清"。368团即与边防连、龙邦公社武装部、靖西县武装部、靖西县民兵指挥部等单位联系, 询问情况, 均无结果。这时, 地方民兵也报告:" 在88号界碑方向 (距八团指挥所约7公里) 有敌1个连的兵力在活动。" 这两条未经证实的"敌情"报告, 使123师首长作出了错误的决策, 他们认为敌人可能要进行反击, 从八团左、右两翼迂回, 袭击我炮兵阵地。于是立即调动边防团2个营于当日24时前, 由庭毫山赶到龙邦支援八团战斗。边防团接到命令后, 以为敌情严重, 主力部队受到威胁, 便火速增援。36异界黑网吧8团也急忙调整部署, 抗击敌人袭击。顿时边防团、主攻团及地方武装, 慌慌张张, 东跑西奔, 忙了约6个小时, 才部署就绪。此时, 368团指挥员才想起派人去侦察, 结果不是敌人, 而是靖西县1个武装民兵连和龙邦公社泗邦大队民兵营与部分边民在构筑工事(见《四十一军司令部战例选编》第84页,"错把民兵当越军",团司令部)。又是虚惊场,劳民伤财。

368团从八姑岭阵地撤出后, 错失了向茶灵方向进攻的有利条件和时机。2月27日, 茶灵之敌得知我军主攻方向选在念井, 穿插并袭取高平的战役企图后, 便收拢部队转移至山区, 保存有生力量, 只留部分兵力防守八姑岭。

这时, 368团组织第二次进攻, 于当译客网日占领八达岭、八姑岭及茶灵县城, 尔后转入防御, 清剿残敌。

(未完待续)